美联储Taper落地,加息若隐若现

html模版美联储Taper落地,加息若隐若现

美联储在11月FOMC会议结束后,官宣开启Taper,自11月中旬开始,将于11月和12月分别减少购买100亿美元国债和50亿美元MBS,并预计后续的Taper大概率会以类似节奏进行,将于明年6月前结束购债。Taper的节奏与力度大致符合市场预期,但考虑到9月新增非农数据远不及预期,11月提早开启Taper略显鹰派,或显示美联储正在承受更大的通胀压力。Taper启动后,挡在加息前的不确定性事件终于落地,而市场将直面美联储加息事件及其不确定性带来的冲击。

美联储承受的通胀压力隐现。第一,2021年与9月声明相比,美联储对通胀的描述从“暂时性的”(transitory)改为“预计是暂时性的”(expected to be transitory),表明虽然美联储仍然认为未来通胀会缓和,但通胀压力逐渐显现。鲍威尔认为疫情与供应瓶颈是推升通胀的主要因素,若没有新的疫情,在基准情形下通胀预计将在2022年二季度或三季度回落。未来的通胀问题很难预测,时机仍不确定。第二,美联储认为的“暂时性”通胀所持续的时间已明显超出此前市场预期,因而10年期美国国债的盈亏平衡收益率率所隐含的长期通胀预期自2021年5月开始回落、稳定后,于9月下旬再度呈趋势性上行。第三,美联储更早启动Taper,为明年可能的通胀超预期上行和加息留出空间。

Taper节奏存在更大的灵活性。美联储仅宣布了未来2个月的缩减购债规模,并声明未来美联储会以“类似的”(similar)节奏推行Taper,但若经济前景发生变化,美联储也可能会调整购买速度。这意味着美联储在明年1月也可能会“放缓”或“加快”Taper速度,这将取决于就业与通胀是否与美联储的预期出现大幅度偏离。若就业复苏持续不及预期,美联储可能会放缓执行Taper的速度;若通胀超预期上行,美联储也可能会加快执行Taper的速度。

Taper落地,影响弱化

Taper不同于加息,货币政策宽松基调未变。Taper期间,美联储仍在继续增加购买国债和MBS,只是增加购买的速度有所放缓。从历史经验来看,Taper对于美元汇率、长期国债收益率以及股市的冲击力度,皆显著低于加息的冲击。

Taper已被市场充分预期。鉴于2013年引发的“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此次美联储更注重加强与市场沟通,市场对于年内启动Taper已提前充分预期并消化。在9月FOMC会议中,美联储明确将Taper与加息切割,避免市场因Taper而引发加息恐慌。在11月FOMC会议前,美股一度全线转跌,而伴随着与市场预期较为符合的政策声明公布后,美股三大指数均创下历史新高。

美联储提前针对市场流动性采取措施,为Taper做好铺垫。美联储在6月FOMC会议上将超额准备金利率从0.1%提升至0.15%,将隔夜回购利率从0提升至0.05%,以吸引市场流动性回到美联储系统,减轻对短期国债和回购市场的压力。与此同时,美联储隔夜逆回购规模激增,从疫情之前的3000亿美元左右的均值不断上升,10月份已逼近1.8万亿美元。

加息成为下一个不确定性政策

与Taper相比,加息的政策冲击更大。加息意味着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的实际转向,将直接抬高短期利率水平,并对美元汇率和美股产生显著影响。进一步地,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转向又将通过跨境资本流动、交易情绪等渠道对国际金融市场产生冲击。由于明年是否加息事件本身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这势必又会对美国和全球金融市场产生信息扰动。

美联储内部对于加息时点存在巨大分歧。2021年9月FOMC会议的点阵图显示,18位美联储官员中9位认为2022年底之前应该加息,这表明美联储内部关于2022年是否加息存在巨大分歧。美联储内部的分歧将会强化加息事件的不确定性,并对市场产生干扰。此外,18位美联储官员中,仅有12位具有投票权,且美联储主席一职始终未定,3名理事席位空缺,都将对美联储货币政策产生不确定性影响。若通胀继续超预期上行,美联储内部支持加息的官员数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利来满意AG发财网

市场赌注2022年年中可能加息,且分歧明显。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 FedWatch Tool是基于芝商所30天联邦基金期货价格计算的,该价格能够反映市场对美联储利率水平变化可能性的预期。基于2021年11月4日最新数据,CME FedWatch Tool显示,美联储首次加息可能会发生在2021年6月,市场认为加息的可能性超过62.7%。

基于不同原因的加息事件,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外溢效应存在显著差异。研究表明,如果美联储加息是源于美国国内强劲的经济增长,那么它对基本面状况良好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可能产生积极的溢出效应,但对基本面脆弱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仍将产生不利影响。如果美联储加息是基于更为鹰派的立场或通胀压力所致,那么它将会导致新兴市场经济体金融状况收紧,并导致大多数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活动大幅放缓。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国际金融研究室副研究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article_adlist-->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